第五章 古代兵器图纸

作品:《唤终使徒

????陈泽睁开沉重的眼皮,扫了一眼周围。

????他靠在一张黑木圈椅上,眼前是一张桦木桌子,靠近胸口的桌面上,平放着一张浅黄色的图纸,其他的空间则摆满了各种机械零件,以及一些小型机械设备和模具。

????桌前的窗户已经打开,天色接近下午偏晚,迎面吹来微风里,混杂着被阳光熏煦过的草木气息。

????“这是哪里?”

????“对,我是刚准备睡觉,然后是在修加热器的时候,触碰到了那枚深蓝齿轮……”

????陈泽扶着脑袋,陷入警觉的状态。

????他意识到,他可能被那枚“齿轮”弄到了一个特殊的地方。在陈泽看过的古代故事里,这种“奇事”并不少见,有可能是某位大人物的恶作剧,也可能是一些被安排好的、凶险的试炼。

????从目前来看,陈泽的境况还算安全,所以应该不是恶意的情况。

????想到这里,陈泽心里镇定了一些,他站起身来,环顾四周。

????这是一间不大的屋子,地板上空空荡荡,只有一张椅子、一张桦木桌,和一立挤满笔记、书本的褐黄书架。

????陈泽当即站起来,走到书架前,随意抽出一本浅黄封面的书籍,少量的灰尘飞扬在空气中,显然,这些书已经很久没有被人翻过了。

????陈泽仔细地看着,封面上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字母文字,每一笔都如直直压下的楔形,简单而有力。

????“奇怪。”陈泽确定之前从未见过这种文字,但他一眼看过去,却能轻松地辨别出文字的意思,就好像从小就会一样,没有丝毫滞涩之处。

????《海岸巫师们对“锐化”特效的研究汇总》

????“锐化”特效?陈泽翻开书页。

????他缓缓睁大眼睛,表情变得惊异和疑惑。

????这本书几乎每一页,都画着一些奇怪的机械结构示意图,印刷的很清晰,尺寸都用一种陈泽没见过、但同样能理解的文字标记的清楚。而在示意图旁边,写有密密麻麻的解释文字。

????“用红鹭草汁液进行’锐化’处理是可行的手段,但是,首先要解决的是红鹭草的纯化问题,我们都知道,巡鸽群类近百年来一直在向南迁徙,红鹭草也随着这一自然现象而不断变异,现在的红鹭草,和百年前的已经截然不同……”

????陈泽一眼便陷了进去,看了半晌,才把书放下。

????“这似乎是一本涉及元素机械制作方法的笔记。”陈泽判断。

????但是里面的机械零件和现代零件相差很大,有很多陈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诡异结构。书里有少数完成品机械图样,相比较现代的机械,书里的机械风格更简洁,从外观上完全看不出内在复杂的结构。

????陈泽常年制作机械,对这些新奇的知识很感兴趣。

????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弄清现在的处境。

????书架旁边,是一扇木门。

????陈泽走过去拧住把手,用力一拉,门纹丝不动,有一种门和墙壁完全融为一体的感觉。

????他眯起眼睛,发现门上有一个奇怪的凹槽。

????凹槽很浅,呈现出一个匕首的形状。手指触摸上去,凹槽的边缘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属材料,泛着浅绿色彩。

????匕首。陈泽看到这个形状,眼睛一亮,当即转身走回桦木桌前坐下。

????他拿起那张有些历史感的浅黄色图纸,触感很光滑,比一般纸要厚一点。

????图纸上绘制着的,正是一个匕首状的简单机械。

????“匕首”的每个可拆分零件,都用直线指向图纸的边缘,那里绘制着每个零件的放大图,以及简单的注释文字。

????就算陈泽再怎么笨,也意识到破局的关键,就在于这柄“匕首”。

????桌子上的零件摆放得很整齐,陈泽将它们和图纸上的零件一一比较,发现有几件完全吻合,可以直接拿来用,而更多的则还处于原料状态,需要经过加工才能用。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匕首的主体——刀身。这是一整块金属原件。在古代概念里,匕首只能算一种兵器,但在机械理论发展的现在,一切武具、装备、傀儡,哪怕结构再简单,都被纳入到了“元素机械”的范畴当中。

????在图纸的密密麻麻的注释中,陈泽看到了三个加粗的奇怪单词:

????“锐化”、“坚韧”、“元素激发”。

????仔细阅读后他才明白过来,这是指刀身附加的三个状态,分别有增加锋利程度、耐久度,和传输元素力量、造成爆发伤害的作用。

????“也就是说,是要按照图纸的介绍,制作出匕首,再把它放进门上的凹槽里,就可以打开那扇门……门后又是什么呢?就像解谜游戏一样。”

????陈泽沉吟道。

????他一手拿过桌上的小坩埚和小火炉,和一块暗银色金属、几瓶鲜艳的溶剂,按照图纸上的指示开始熔炼起来。

????熔炼金属他很熟练,以前也没少干过这事,问题是溶剂的添加量和时机。尽管图纸上都有注释,但还是太过简略。

????不一会儿,他把掺杂了溶剂的液态的倒进模具,冷却后拿出刀身。

????“检测:劣等材质。”

????“检测:无任何特效。”

????“【零件:刀身】锻造失败!”

????陈泽耳旁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冰冷而沉静。声音说完后,他手里的刀身顿时消失不见,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失败了?”

????“劣等材质可以理解,我放溶剂的时间有问题,还需要多尝试和总结经验,但特效……是什么情况?”

????陈泽突然想起刚才在书架上看过的那本书,《海岸巫师们对“锐化”特效的研究汇总》。

????“难道是要通过这些书,来得到相应的制作知识?”

????他取来那本书,又仔细看了一会,心里越发确定自己的猜测。同时他并不排斥这种略显奇怪的“考验”方式,对他而言,学习元素机械知识是一件“有用”的事。虽然拿到了“机械专才”考试资格,但他并没有什么信心,所以如果能通过这次“奇遇”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就可以增加通过考核的机会,这再好不过。

????而更重要的是,学习去制作一种新的元素机械,本来就是一能够能激发灵感、且乐趣无穷的经历!

????陈泽的好奇心和求知欲被激发了出来。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陈泽一直奔波在书架和桦木桌之间,不断地看书、尝试锻造,动作越来越熟练、精确。制作出的废品会自动消失,而材料也好像用不完一样,每用去一些,都会再重新生成相同的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陈泽的眼睛也越来越亮。

????终于,大概过了三四个小时,陈泽关掉坩埚下的火焰,小心翼翼地将液态金属倒进模具。

????“哧哧——”

????随着最后一滴金属倒进去,刀身很快成型并冷却,表面像镀上了一层青色的薄膜。

????陈泽轻轻取出匕首刀身,尽管还没淬炼和开刃,他依然能感觉到一丝如悬崖疾风般的锋锐感。

????“检测:良等材质,合格。”

????“检测:特效【锐化】,未检测到其他特效。”

????“【零件:刀身】锻造失败!”

????像往常一样,刀身像空气一样消失在陈泽的手里。

????陈泽略显疲惫地喘着气,虽然还是失败了,但至少做出了一种特效。

????他能感受到特效【锐化】的威力。

????“如果能在现实中运用……”

????陈泽的心顿时火热了起来。

????“等等。”

????脑海里闪过“现实”,陈泽忽然反应过来,他还没找到离开这个”特殊空间“的办法。

????难道要完成匕首才能离开?考虑到花了三四个小时,连刀身都没有制作成功,陈泽觉得想要出去应该不至于这么“困难”。

????这时,陈泽的左侧胸口处皮肤,突然微微发热。他低头扯开领子,发现浅白皮肤上,一枚深蓝齿轮的图案若隐若现。

????陈泽尝试着用手按了一下——

????“轰!”

????脑海中突然轰鸣,陈泽再次睁开眼睛。

????黑暗的出租屋里,便携式小灯还未熄灭,加热器外壳被打开,只是那枚齿轮已经消失不见。

????陈泽又扯开衣领,果然,那枚深蓝齿轮的图案印在皮肤上。

????他用手按下,一个恍惚间,又回到了那个桦木桌前。

????“原来是这样。”

????点了点头,陈泽又用同样的方法回到出租屋。

????在齿轮空间里连续三四个小时持续制作零件,虽然身体的疲惫没有被带回现实,但在精神上,陈泽已经疲惫不堪。

????他决定先睡一觉,明天起来再继续“研究”。

????“乌拉。”床上的王新咕哝了一句梦话,翻了个身掖了下被子,继续睡觉。

????加热器又坏了,室内气温在慢慢变冷。

????陈泽搬来一床有些旧但洗的很干净的厚被盖上,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SS10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