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厉鬼锻阴煞,人间地狱 为花落忆流年460876的巧克力加更

作品:《养尸为夫

????其实我一直在等这闻言之继续说下去。

????那个时候没有从她的嘴里问出来支教是怎么回事已经让我难受了好久,我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自己找上门来跟我说这些。

????只是她却像是思考了许久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然后,转变了话题。

????“上次,我听到你说你是支教的,我以为,你跟他们是一样的。”

????她说完,仰头又看了我一眼,“但是你不是。”

????“什么叫跟他们是一样的,他们是谁?”

????我有些不解了,追问了一句。

????其实我的内心是有猜想的人的。

????只是,我想从闻言之的嘴里听到答案。

????“你是老鬼的女人。”

????她偷幽幽的说了一句,然后,叹息一声,“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不会害你也是真的,周雯渔,你帮了我之后,我也会帮你的,只要你说,我能够做到的,我都会替你做的。”

????她说完之后,目光诚恳的看着我。

????她的眼睛血红,本来很是渗人的目光在这一刻看来却是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有些东西,比如说真诚跟谎言,一眼都能分辨,即便是对方是鬼,她的话语里面,却依旧是抹不开的真诚。

????“你想让我帮你什么,你说。”

????我觉得我自己有个毛病就是,无法拒绝人的真诚。

????几乎是脱口而出的,我问了一声。

????“我想让你,帮我找到,找到,我的尸体。”

????她断断续续的说着,即便是五官都不全的脸上也露出了难为情的表情,“这个请求可能有点困难,但是雯渔你相信我,你要是帮了我之后,我一定,一定会报答你的。”

????“你,你的尸体?”

????我也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的尸体,在哪?”

????奶奶以前跟我说过。说是要是鬼怪找不到自己的尸体,或者是肉体没有入土为安的话,魂魄就会在这个世界上一直存活,或许在我们常人看来,一直存在就是一直不死,还是一种幸事,但是对于鬼怪,特别是带着怨气跟恨的鬼怪,他们存在的时间越长,怨气就会累积得越来越多,最后变成厉鬼,一直存在在痛苦之中不生不灭。

????这个闻言之,找不到她的尸体了吗?

????那她到底在这个五阴村多久了,她到底又是,怎么死的?

????“我的尸体。”

????听到我问出这句话。她的脸上露出了一点迷茫的光,然后看着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的尸体在哪。”

????“你,你不知道你的尸体在哪?”

????听到这句话,我也有些凌乱了。

????那她叫我去哪里找,至少,要给我个方向呀。

????“就在五阴村,我,我一直在这里,走不开,我的尸体,肯定也在这里。”

????她顿了一下,说道,“我走不出五阴村,这村子有个屏障。任何鬼魂,都只能进不能出,而且这里面有很可怕的东西……”

????她说道很可怕的东西的时候,畏惧的看了我一眼。

????没有把话说完,很显然,要么是不想跟我说,要么是不敢跟我说。

????但是这件事情,肯定跟我有关系。

????“你刚刚看了我一眼,你是不是有啥事情应该告诉我没有告诉我?”我不傻,眼睛也好使,要是她没有事情瞒着我,才怪!

????“我,我没有呀!”

????她有些慌乱了。

????“竟然你事情都不跟我说完,我怎么知道能不能帮你,而且我对你的了解都不详细。我怎么帮你找到你的尸体?”我说完默了一下,“如果你执意要这样,我觉得我也帮不了你了。”

????“你还是去找别人帮你吧。”

????说完我一扯被子,做出了要躺下去继续睡觉的样子。

????“别,我说,你不要不帮我,只有你能帮我,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闻言之见到我拒绝了,急忙用手扯着我的被子,趴在我的床边看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这个样子很可怕,但是,我却觉得她有点可怜兮兮。

????内心,是有点想帮她的。

????我从床上做起来,拍了拍床边,示意她坐上来说。

????她摇了摇头,说自己身上很脏。

????“我让你上来就上来,废什么话。”

????我瞪了她一眼,她怕我生气不答应,急忙爬了上来,趴在我脚边,只是或许是许久没有上过床了,她有点诚惶诚恐。

????趴在我脚边之后更是一动都不敢动。

????“这个村子外面的屏障,只能外面的鬼进来,进来的鬼就出不去,出不去的鬼,怨气累积成了厉鬼之后,就被人用去炼成阴煞,然后带出去。”

????“阴煞是什么东西?”

????我不解。

????以前似乎是听奶奶说起过,但是那个时候奶奶没有详细说,我也没有详细问过,所以,不是很懂。

????“阴煞,就是比厉鬼更厉害的厉鬼,一般都是用,缺失肉体的冤魂炼制,需要三年,将所有厉鬼的魂魄关在一个比地狱更可怕的地方,让这群厉鬼互相厮杀,三年之后,活下里的,就是阴煞。这一年来,五阴村的冤魂急剧减少,我害怕下一个就是我了,周雯渔同学,我不想被炼成阴煞,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厉鬼,我就想求求你,找到我的肉体,让我入土为安,即便是最后这点魂魄灰飞烟灭我都不怕,我,真的不想被炼成阴煞。”

????闻言之说着,脸上又滑下一行血泪。

????我算是懂了她话语中的意思了。

????在很多的地方,有人会花很多的钱买小鬼,养小鬼,为的就是自己升官发财,财源管管。

????那些小鬼,就是用婴儿的怨魂炼出来的。

????这种阴煞,是用许多厉鬼的魂魄加以磨练出来的。

????也就是说,这两者的性质是差不多的,只是,阴煞,可比小鬼厉害多了。

????闻言之不想被炼成阴煞的想法我很明白,因为一旦被关进那种比地狱更可怕的地方,她几乎就是没有活路的,厉鬼之间的厮杀,是我们凡人无法想象的。

????“是谁,在用五阴村的冤魂炼阴煞?”

????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闻言之迷茫的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五阴村的鬼怪越来越少了,但是留下来的鬼魂也越来越像是亡命之徒了,为了活下来,他们不择手段。”

????闻言之说完。叹息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那双眼睛,没有再说什么。

????她说的活下来,是形容鬼怪的。

????但是也是没毛病的,毕竟人有人的世界,鬼魂有鬼魂的世界,他们的世界里,有他们的规矩。

????“你总要给我个大概的位置,我才能帮你找你的尸体,比如说,你以前是从哪来的,你被困在五阴村多久了,你认识谁?你好好想想,这些问题我至少要知道一两个才有可能能帮你。”不然怎么找她的尸体?把五阴村掘地三尺?

????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我想。我也没那能耐不是!

????“我也记不起我是什么时候被困在这里的了,我只记得,我好像,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

????闻言之的眼神里面,全是迷茫。

????看来她不是装出来的,她是真不知道她从哪来,怎么变成这样了。

????“那你记不记得,你是怎么死的?”

????这个总能记得了吧!

????“不记得了,我不记得了,一点记忆都没有。”

????她对我摇头。

????“那我怎么帮你呀,你总要给我一点线索……”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东西,然后两眼发光的抓住了她的手,“我想起来了,你认识易安安跟陆云是不是?”

????易安安跟陆云,我差点把这两个人忘了。她们两应该是知道闻言之的。

????“她们呀。”

????闻言之说了一句,“她们两个来找我,要献一个人给我。”

????“献一个人给你,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么,在五阴村,有个规矩就是,跟鬼做交易,给鬼需要的东西,然后,鬼怪会帮他们做一件事。”闻言之说完之后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这双眼睛,就是她们献给我的那个姑娘的,你看,好看么?”

????她突然望着我。

????我一下子跟她的视线对视,注意到了她的血瞳在逐渐的变清晰,很快的,白黑分明,成了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她对我眨巴了一下眼睛,丝毫不掩饰双眼之中的雀跃。

????我的心一个咯噔之后开始剧烈的跳动,胃里也有东西开始翻涌。

????伸出颤抖的手我指着她的眼睛。

????“这是,这是,范琳琳的眼睛?”

????易安安献一个人给鬼怪。

????那天她带了我,陆云,张冉宇,还有范琳琳,最后范琳琳没有跟我们一起下山,易安安说她已经被吓跑了。

????她说她不会白白的带人去一趟后山。

????那个时候我还以为她要对我的人是我。

????原来不是,那个被她献给鬼怪的人,是范琳琳。

????而闻言之的眼睛之所以变好了,是因为,用了范琳琳的眼睛。

????“范琳琳?”

????闻言之听到了我的话,微微的疑惑了一下,“那个她献给我的女孩儿叫这个名字?”

????“你不知道那个女孩儿叫什么?但是你挖了她的眼睛?”或许是我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大风大浪,我觉得这样的做法太残忍了。

????即便是范琳琳的妈妈是小三,即便是她做过许多的错事,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的被送给了鬼怪还被挖了一双眼睛。

????我跟闻言之说话的语气有些愤怒了。

????闻言之一脸不解的望着我:“你,你是生气了吗?”

????她一脸迷茫,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你随便挖了一个你不认识的女孩儿的眼睛,即便她是被献给你的,你知道你这样做多残忍吗。”

????“但是,这是交易,我也替他们做了事情,我就应该得到我需要的,而且我并没有按照那个女孩儿说的要了她的命,我只是。喜欢这双眼睛,就好像,这就是我的眼睛一样,你知道那种感觉吗,第一眼见到,就觉得熟悉----”

????“但是那是别人的眼睛!”

????简直是不可理喻。

????我很生气,一是气闻言之竟然挖了别人的眼睛,二是气易安安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那个女孩现在在哪,你带我去见她。”

????我腾地一下从床上起来,要往外走。

????“不,你现在不可以出门!”

????身后,闻言之急忙叫住了我,“现在外面天已经黑了,你不能出门!要是你真的想要那个女孩儿的话,明日。明日我带你去找她便是,我没有杀掉她,我从来都没有杀过人,挖她的眼睛,是我对人类做的第一件不好的事情,我真的是,太喜欢她的眼睛了。”

????身后,闻言之的声音带着歉意,听得我内心忍不住的一酸,又软了下来。

????“那易安安跟你做交易,让你做的事情是什么?”

????易安安那个人,我是知道得不能再清楚了,她让闻言之做的事情,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想到这里,我真的是又气又恨。但是却告诉自己不能够冲动,冲动是魔鬼!

????“她还没让我做,还没告诉我,说想好了会告诉我。”

????闻言之趴在床上,看着我,一双眼睛里面有了些委屈跟雾气,“周雯渔同学,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虽然她面目可憎,身上也是血糊糊的,但是这样一双眼睛,竟然让她的情绪活了起来一样。

????我看了,连对她生气都觉得没有道理了。

????她是一只鬼,我若是拿要求人的要求规矩去要求她,会不会太过苛刻了?

????而且,这件事情。始作俑者是易安安。

????“无论她叫你做什么,你都不要做,易安安的心,太狠了。”

????是真的太狠了,对待范琳琳几乎是每一次都用了死招。

????甚至还把她献给了一只鬼。

????若是她不是跟闻言之做交易,只怕现在范琳琳已经完蛋了。

????“明天你一定要带我去找范琳琳,你是一只鬼,也要做一只好鬼,不要放纵自己让自己铸成大错,不然到时候就算是找到了你的尸体,你杀戮太多,也无法让你的尸体入土为安的。”

????我看着床上的闻言之,说得苦口婆心。

????闻言之点头。

????“周雯渔同学,你放心,只要找到了我的尸体,让我入土为安了,我一定把这双眼睛还给那个小女孩儿,我真的很喜欢这双眼睛,我想用这双眼睛看看这个世界。”

????“还能还回去?”

????我诧异。

????她点头,说人跟鬼的区别就是,人的东西是实体,鬼的东西是虚无的,她其实拿走的,只是范琳琳的眼睛的精气,到时候只要将这精气还给她,她的眼睛就会复原。

????“那就好,那就好。’

????我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看着闻言之,“我答应你会帮你找到你的尸体的,但是你不要帮着易安安做事儿了,易安安这个人,不值得你为她做事,到时候还别把自己搭进去了。”

????“我知道了。”

????闻言之看着我,认真的回答了一句。

????而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一声两声的,高低不一。

????“有人来了,你快躲起来。”

????我紧张了一下,闻言之急忙跟个壁虎一样的从我床上爬下去,躲进了床底。

????很快的,那脚步声就走到了我的房间门口。

????“叩,叩,叩。”

????很简短的三下敲门声。

????我屏住呼吸,有了上一次那两个小女孩带带我去找那个老婆子的教训之后,我谨慎多了,告诉自己无论是谁在门口都不开门。

????果真,我没有开门也没有应声,很快的就有脚步声一高一低的离开的声音。

????脚步声下楼,最终消失在了我的耳边。

????床下的闻言之也是等声音消失了之后才从床下爬了出来:“辛亏你没有开门,刚刚那个敲门的那个,就是个厉鬼。”

????“你知道?”

????我看着闻言之,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

????“我可以感受到它身上的煞气,要是他不快点多吃几个人的精气提升自己的修为,下一个被抓走炼阴煞的绝对是他。”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在五阴村,半夜无论是敲门,叫你的名字跟你说话,你都不要答应,因为,这里的午夜,是鬼怪出没找食物的最佳时候。”

????闻言之说完。从床底彻底的退出来,爬到我的面前,“周雯渔同学,谢谢你答应了我的请求,今天时间也不早了,你早些休息,明日我再来找你!记住,一旦入夜,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

????说着,没有给我回话的机会,闻言之就跟蜘蛛一样爬上了木墙,从一个阴暗的角落消失了。

????随着她的离开,房间里又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外面的世界,也是安静的。

????安静到,我听到了一个距离我不远不近的呼吸声。一点点的,一点点的靠近。

????我坐在床边,听到这声音的时候,一瞬间的将精神集中,目光死死的锁定住了门口。

????该死的,难道又是什么东西来了?

????这村子真是个邪门儿的地方,每天一到夜里就出现这么多的有的没的的事情!

????我盯着门口,感觉门口的那个东西就像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了一样的,呼吸声一瞬间的就放轻了。

????轻到我听不出来了。

????屋里屋外,似乎情绪都是紧绷的。

????十几分钟过去了,我没有再听到外面有一点声音,就在我以为外面的人已经走了的时候,叩叩叩三声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我一愣,没有出声。

????但是那敲门声似乎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一直不间断的像是机器人一样的敲击着。

????力道不大,但是敲门声却是一次比一次响。

????下定决心这次不会发出任何的声音跟回应了,我干脆躺床上蒙了被子不去在意这声音。

????这声音几乎是敲了半夜,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停下,总之我也算是心大的枕着这敲门声睡着了。

????这一觉还睡得十分的好,一直睡到第二天一早陆云来我房间里叫我的时候我才醒过来。

????“你昨晚上出门了?”

????陆云看到我醒来,站在我床边第一句话就是问我的这个,我一脸懵逼还没回答,她又继续说道,“你又去见覃渡了?你都要跟他解除冥婚了,你还总是去见他,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呀?”

????一大清早莫名其妙的呵斥让我脑袋懵了一会儿,很快的,我反映了过来:“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半夜哪里出门了?陆云,我觉得你最近真的是越来越神经质了!”

????我也没好气,反正听到陆云提起覃渡我就生气,没来由的生气。

????“你还说你没出门?你的鞋子上面为什么全是泥巴?”

????陆云很不客气的将我的鞋子从床下面甩了上来,全是湿漉漉的泥巴的鞋子差点甩到了我的脸上。

????“你神经病吧!”

????我躲开了鞋子却没有躲开鞋子掉在了床上,怒气冲冲的看着陆云,“我说我没出去就没出去,而且,我就算是去见覃渡怎么了,我现在,依旧是覃渡正儿八经的冥妻,我还没答应你要换婚呢!”

????我上去拎着鞋子丢到了地上,却发现我的鞋子已经湿透了,而且鞋子上面全是还在滴水的黑泥。

????就像是有人穿着我的鞋子去水塘里面走了一圈一样。

????而且只有一个鞋子是这样的,我另外的一个鞋子放在一边,干燥又干净。

????昨天我一天都没有起床,自然是没有穿鞋的。但是这鞋子,为什么湿成了这样?

????而且就算是湿了,为什么只有一个鞋子是湿的?

????一时间,我也不懂了。

????那边,陆云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上前来一把从我手里抢过了鞋子,依旧是冷着眼瞧了几下,道:“昨晚上你睡觉之前,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我一愣,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闻言之,不过闻言之没理由要害我要缠着我呀。

????“昨晚上到了晚间一直有人敲门,我没开门,后来我就睡着了,也不知道敲门声啥时候没有的。”

????我省略掉了闻言之那一段,说起昨晚上有人敲门的事情。

????“就只有敲门声?”

????陆云突然歪着脑袋问我。

????我心里咯噔一跳,但是还是面不改色点了点头,说只听到了敲门声。

????“那就奇怪了,这鬼明明是进了屋子里的,这房间四下都是用桃木做的,你不开门,任何鬼怪都是进不来的。”

????陆云说着,将手里的鞋子丢到了地上,“醒了就快点起来吧,今天修水渠的最后一天,明天山外面的人会送课本上来,后天村子的学校开学,这几天事情比较多,不能偷懒了。”

????说着她扭头走开,还没走出门又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外婆今日就能到五阴村。周雯渔,你可要准备好。”

????说完,她快步走下楼,留我一个人坐在床边盯着床边上的鞋子边上的一滩水发愣。

????因为有了之前陆云的一番安排,我也不敢再多耽搁浪费时间,赶紧换了双鞋将这双鞋泡水里等晚上回来洗,然后洗漱一下就赶紧出门了。

????出门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发现我房间门口也有一滩水,以及一个脚印。

????比较大的脚印,应该是男人的脚印,而只有单单一个,让我想起了昨晚上那一高一低的上楼梯的脚步声。

????心里抓紧了几分、

????楼下院子里,同学们已经排好队拿着各种修路的工具等在那里了。

????秦老师站在最前面,看着我又来晚了,对我很不客气的皱了一下眉头。

????我自知理亏,急忙埋着头往队伍里面站了过去。

????陆云站在第一排带队。我站在最后,身边的人不出意外,还是易安安。

????因为有了昨晚上闻言之跟我说的那些话,对现在对易安安真的是,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目光看她好。

????但是她依旧是吊儿郎当的跟我打招呼。

????“昨天陆云说你感冒了,怎么,现在感冒好些了吗?”

????易安安说着,更是要用手要过来摸我的额头。

????我一个激灵急忙让开。

????瞪了她一眼。

????“你不要激动,我就是,想看看你发烧好了没有,陆云昨天说你发烧感冒了。”

????见到我反应这样激烈,易安安也是一个懵逼。

????“我没事了。”

????如果是以前,易安安这个懵逼的样子或许让我还有点愧疚,但是现在,在知道她为了惩罚范琳琳对她做出那种事情的时候。我真的是,对她根本没有一点好的感觉了。

????“真没事儿?”

????易安安还不相信似的再问了一句,一张清秀的脸上还带着戏谑的笑容。

????“我说没事你不信,那你是希望我有事吗?”

????被易安安这样缠着,我有些生气了,也不管身边是不是有人还是怎么的,情绪一下子失控的吼了出来。

????大概是我之前从来都没有这样大声的跟人发过脾气,我这一吼,队伍里所有的同学都扭过头来看着我。

????有人疑惑,有人幸灾乐祸,然而,有一双目光,却像是一把刀一样的砍在了我的身上。

????我一个激灵猛地回头但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奇了怪了,刚刚我明明感觉到有人在特别的看我,但是现在我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周雯渔你在干什么,大家都在等你你还有意见是吗?”

????秦老师也听到了我的声音,很不客气的拨开人群走到了我面前,“既然你这么不满意大家等你,那你给我走最后面去!”

????“秦老师我……”

????我有些委屈想要辩解但是还没开口就被秦老师那尖锐如同刀子一样的目光狠狠一瞪。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在余飞死了之后,秦老师对我就很讨厌的样子。

????但是我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让秦老师这样讨厌我了。

????没办法,她是指导员,她的话,我不得不听,于是也只能低着头走到了队伍的老后面,有一步没一步的跟着队伍往前走。

????秦老师这样呵斥我,走在前面的陆云一直没有过来替我说一句话,反而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

????这一眼,让我觉得从一开始到现在陆云的变化真的是太大了。

????有时候一瞬间几乎可以变换几种对人的态度,细想一下我真的觉得她会不会有人格分裂。

????因为我刚刚怼了易安安一句,她走在我前面一句话都没有回头跟我说,不过她不找我说话我反而还觉得松了一口气,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

????我这个人不知道该咋说,就是性子太直,要是我不喜欢的东西跟人,我真的是连跟他们多说一句话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如今的易安安在我这里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了。

????这一次修水渠是我们最后一次帮村民们干活了,所以我们直到天黑了村民们都下工了之后才完工解散,不过即便是如此,村民们对我们也淡淡的,甚至最后连一口水都没有给我们准备,一天重体力活干下来,我们也实在是口干舌燥的了,陆云依旧是带着队走在最前面,秦老师跟几个比较亲近的学生走在后面,我不敢逾越,只好又走最后。

????只是回来走最后可不比去的时候走最后舒服,下山的路又陡又坡的,我为了不摔跤尽量在黑暗里走得小心一点,但是等我下山的时候,他们已经前面走出去老远了。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根本就没注意最后面还有个我没有跟上去。

????天已经黑透了,进村的路也很偏僻,我着急的想要跟上他们但是却发现我越走越是看不到人影了,而且我明明是向着那个有声音的方向走的,结果反应过来之后却发现我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小矮房子,唯一的一条路竟然是通往村子外面的田间的田埂小路。

????这个村果真是一到天黑就没人出门了,这四下竟然是连一个人影,哦不,是一只狗的影子都看不到。

????我站在原地,心里又是着急又是害怕的。

????知道自己肯定是又遇到什么东西了,不然不应该走错路的。

????“嘀嗒。”

????就在我心慌慌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嘀嗒的水滴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而且空气里面顿时是混了一股水草的腥臭味跟腐尸的臭味。

????一阵风过,这臭味扑面,让我有些作呕。

????我背后有个东西。

????我感觉到了。

????而且是个湿漉漉的东西,因为滴水声从一出现就没有停过,一直在滴滴答答的重复。

????想到这里,我想到了今早上在门口看到的那一滩水渍,还有我的鞋子。

????那道是昨晚上那个东西?

????他……找来了?

????这样想着,我的心忍不住的一个颤抖,一瞬间几乎连心跳都不敢再跳动了。

????而耳后,那嘀嗒的水声,一点一点的靠近。

????那个鬼,就在我背后不过一步远的距离了。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