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这个孩子,就是作孽呀!

作品:《养尸为夫

    村长的话,久久都没有从他的嘴里吐出来。

    但是棺材里的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却是一直都没有停过。

    一开始,还是吧唧嘴的吃东西的声音,到现在去听,毛骨悚然的竟然是咀嚼骨头的清脆的声音。

    这样的变化,让人头皮发麻。

    我盯着村长,又看着韩斐。

    但是这两个人像是较上了劲儿一样的,韩斐目光汹汹的盯着村长。似乎不把话从他的嘴里翘出来就不罢休,而且我分明觉得韩斐对这些事情的知晓,肯定比谁都多,只是她不说。

    她在等着村长说。

    这中间,最着急的还是我了。

    因为我分明已经感觉到了有冲天的阴气就要从棺材里面破盖而出了。

    刚才棺材里面的那个小孩在吃东西,如果他没有吃饱,亦或是……总是,我根本测不出来这个棺材里的小鬼的能力,一时间,我觉得有些无力,就算是我们这边这么多的人,但是面对棺材里的那个小鬼,那种无力感,却是深深的。

    “是,这个棺材,是你大伯,给我送上山的。”

    良久,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村长拗不过韩斐的尖锐了还是怎么的,终于是,缓慢又沉重的补充着说了一句。

    韩斐没有出声。依旧沉默着,那样子,十分老成的等着村长继续说一样。

    “我承认,一开始我是起了私心,我跟你大伯认识,自从那一次出事之后,他就不做五阴村这边的生意了,如今他主动找上门来,我是,是想敲他一把,而且我知道,一旦让他进了村子,就不可能让他或者出去了。”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嚷韩斐的大伯活着进了村子就不能活着让他出去了。

    我比韩斐激动,问了一句。

    我是感觉得到,村长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小丫头,你知道什么,你有老鬼的庇佑,你根本体会不到这个村子的残酷。”

    “我体会不到这个村子的残酷?”

    我觉得很可笑。瞪着村长毫不客气的反驳了一句,“我以前生活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现在,你这个村子。让我知道了以我以前的三观完全不能理解接受的事情,你还觉得我体会不到残酷是吗?那你告诉我,什么叫做残酷,就你知道什么是残酷吗,那对于被你害死的这个孩子来说,有什么比被活生生的杀死更残酷的事情吗?”

    “什么人都有资格说世界的残酷但是就你们这些五阴村的村民,你们这群自私自利的东西,你们没资格说残酷。因为你们手上有无数人的鲜血!”

    我越说越气愤,竟然忘了,这个时候,不是我来说教的时候。

    而这个时候,就在我愤怒的指责着村长的时候,我感觉有一股子凉意,从我的腰上面,一直蔓延到了我的背脊上面。

    “周雯渔。小心!”

    首先开口的是韩斐,她一个健步的冲到了我身边,伸手就是对着我背上一掌劈了下去。

    我只觉得我的肩膀像是从锁骨那里就被斩断了一样的生生的撕裂着痛了起来。

    “啊!!!”

    我忍不住这种疼痛的惨叫了一声。

    然而我身后,跟我的惨叫声同时响起的,是一个孩子的惨叫声。

    阴测测的,那股子凉意让我痛到晕厥。

    这一下之后,几乎站都站不稳,幸亏韩斐跑过来一把扶住了我,只是我感觉到我的身体触碰到她的身体的时候,接触的那片皮肤火辣辣的疼了一阵。

    “快,过来。

    韩斐扶着我,让我走到了一遍的树下。

    而村长从一边走了过来。看到我这个样子,急忙伸手过来要撩起我的衣裳。

    我虽然痛,但是还没有失去理智,感觉到村长在碰我。我有些厌恶的将他的手打开了。

    “我劝你还是让我看看,那婴鬼太阴了,你本来体质就很阴,如今被他沾到,如果不逼出那些阴气,你就完了。”

    村长冷声在我身边说着,韩斐这个时候没有针对他,而是让开了一步。让村长蹲在了我的身边。

    那样的痛让我没有力气,想要挣扎但是却也只能默默的忍受,忍受着一股子冰凉像是蛇一样的,在我的腰上。不断的扎着。

    “村,村长,你,你看。棺材,棺材……”

    就在黑衣服村长蹲在我身边给我逼着体内的阴毒的时候,一边,一个大汉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

    我模模糊糊的。理智不清明的顺着棺材忘了过去,视线模糊之间,我只看到,一股子黑气,像是人的脑袋一样的,从棺材的盖子里冒了出来,然后,那股黑气越来越浓烈。我分明,分明是看到了一张孩子的脸,在那股黑气里面,被绞成了一个扭曲的形状。

    “妈呀。黑,黑鬼,黑鬼找来了,快,快跑呀!!”

    我还没弄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就听见那三个男人一个比一个惨叫的厉害,往门口那边连滚带爬的跑过去,但是。大门死死的关着,他们怎么跑,都出不去不说,接下来。一个男的,更是被那股子从棺材里面窜出来的黑气卷着腰,狠狠的往院子的一角甩了过去。

    骨头碎掉的声音,分明是那个男人腰身被折断的声音。

    我一个激灵。危险感漫上心头,连逼阴毒的痛都感觉不到了。

    韩斐站在我跟村长面前,目光凌冽的看着那股耀武扬威一样悬在半空中的黑气。

    “死!!死!!!”

    嘶吼的声音,从黑气里面传了出来。是个婴儿的声音,尖锐如同是生铁划过玻璃的声音。

    “你就是那日从我大伯棺材里逃走的婴鬼?”

    韩斐刷的一下,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了一把桃木剑,然后,瞪着那黑气,“孽障,当初我大伯放你一马,便是对你仁慈,你竟然还不知悔改,还要作怪----”

    啪!!

    韩斐的话马还没说完,我就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

    黑漆漆的一团东西,还包裹着泥土,就掉在我跟韩斐面前的地面上。

    我感觉哦到不对劲儿是因为,我闻到了一股尸臭。

    而韩斐被这突如其来的东西怔得一愣,随即,我感觉到她浑身笼罩上了一层愤怒的火焰。

    因为,我也看清楚了,那团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韩斐大伯的尸体。

    已经腐烂了的尸体,被这黑鬼,从坟墓里,挖了出来!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